科技与疫情

入职半年,世界天翻地覆。2020年短短几个月内,疫情从国内传到全球。完完全全打乱了从医疗健康、交通运输、经济政治、文化娱乐等等方面。其他各个领域各有专家,在这里不敢班门弄斧,只想谈一谈科技行业和疫情的关联。

【利益相关:不牵扯工作具体内容,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

个人生活抛开不讲,在工作上受到疫情的最直接的冲击是世界所有关于地理信息的改变。我组是谷歌地理(Geo)领域下负责所有跟地理位置相关的信息搜索,比如附近的餐厅,餐厅的开门关门时间,有多繁忙,评价如何等等等等。再复杂一些的包括大家在地图里熟悉的导航、公共交通、酒店预订、航班搜索啦。所有一切高质量地理信息搜索的前提,是有足够完备且准确的数据,对这个世界真实的情况建模。这些信息可以通过各种API暴露出来,就像Google Maps Platform里写的一样,”利用超过 1 亿个地点的丰富位置数据,帮助用户探索世界。“

疫情影响之下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真实世界地理数据的变动。餐厅大量关门,时间全部不准确,各种预测模型全部完蛋,公共交通改时间等等。数据变动下,所有系统测试全部彪红。

这也就引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疫情之下,科技如何应对?

冷血一点讲,疫情加速了科技对传统行业的蚕食和整合,巩固了科技大厂的地位,并在一定程度上洗白了科技公司的形象。

从金融市场的反应可以大略看出,美国疫情的初期有恐慌抛售,慢慢大家反应过来,虽然所有公司都受影响,但有些公司受的影响会比其他公司相对小一些(尤其是科技大厂 — 👀贝索斯)。那这样来看,输的少的人就是赢了呗。这样的逻辑和隐私法案如出一辙,虽然科技大厂会受隐私法案的影响,但相比正在试图收集用户数据创业的公司,简直是不值一提。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于科技的特殊可扩展性(scalability)和敏捷性(agility),在传统行业受到重创的同时,有些科技公司甚至在逆势而上。比如根本抢不到的亚马逊生鲜配送、一直亏钱的Instacart终于盈利、Zoom一炮走红等等。甚至短短一年前被抗议赶出长岛第二总部的亚马逊,现在完全就是世界的福音?股票不跌反涨。

这样科技强劲的走势让VC很激动,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甚至又写了一篇开疆辟土的长文“是时候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同样打鸡血的当然还有我们的小扎,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立场也很明确,短期内的受挫没关系,长期会更加强势:

“I've always believed that in times of economic downturn the right thing to do is keep investing in building the future. I believe this for a few reasons. First, when the world changes quickly, people have new needs and that means there are more new things to build. Second, since many big companies will pull back on investments, there are a lot of things that wouldn't otherwise get built that we can help deliver.”

也许疫情对科技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是打破惯性(inertia)。实验科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是“自然实验(natural experiment)”,也就是说在没有办法人工干预做实验干预的情况下,依靠自然条件扰动作为假设的“实验干涉”,来观测系统如何反应。疫情是一个巨大的“自然实验”,打破了种种惯性的同时,也许人们会更加愿意尝试新的模式和新的服务。这也就是安德森和小扎所说的“大干一场”的机会和时候。但让人难受的,是这些机会是建立在已经在不断加剧的种种不平等之上,并且牵扯到资产分配重整:裁员、开支调整等等不可避免。

真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基层码农瑟瑟发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