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与疫情

入职半年,世界天翻地覆。2020年短短几个月内,疫情从国内传到全球。完完全全打乱了从医疗健康、交通运输、经济政治、文化娱乐等等方面。其他各个领域各有专家,在这里不敢班门弄斧,只想谈一谈科技行业和疫情的关联。

【利益相关:不牵扯工作具体内容,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

个人生活抛开不讲,在工作上受到疫情的最直接的冲击是世界所有关于地理信息的改变。我组是谷歌地理(Geo)领域下负责所有跟地理位置相关的信息搜索,比如附近的餐厅,餐厅的开门关门时间,有多繁忙,评价如何等等等等。再复杂一些的包括大家在地图里熟悉的导航、公共交通、酒店预订、航班搜索啦。所有一切高质量地理信息搜索的前提,是有足够完备且准确的数据,对这个世界真实的情况建模。这些信息可以通过各种API暴露出来,就像Google Maps Platform里写的一样,”利用超过 1 亿个地点的丰富位置数据,帮助用户探索世界。“

疫情影响之下带来的是前所未有的真实世界地理数据的变动。餐厅大量关门,时间全部不准确,各种预测模型全部完蛋,公共交通改时间等等。数据变动下,所有系统测试全部彪红。

这也就引出了最关键的问题:疫情之下,科技如何应对?

冷血一点讲,疫情加速了科技对传统行业的蚕食和整合,巩固了科技大厂的地位,并在一定程度上洗白了科技公司的形象。

从金融市场的反应可以大略看出,美国疫情的初期有恐慌抛售,慢慢大家反应过来,虽然所有公司都受影响,但有些公司受的影响会比其他公司相对小一些(尤其是科技大厂 — 👀贝索斯)。那这样来看,输的少的人就是赢了呗。这样的逻辑和隐私法案如出一辙,虽然科技大厂会受隐私法案的影响,但相比正在试图收集用户数据创业的公司,简直是不值一提。在这样的背景下,由于科技的特殊可扩展性(scalability)和敏捷性(agility),在传统行业受到重创的同时,有些科技公司甚至在逆势而上。比如根本抢不到的亚马逊生鲜配送、一直亏钱的Instacart终于盈利、Zoom一炮走红等等。甚至短短一年前被抗议赶出长岛第二总部的亚马逊,现在完全就是世界的福音?股票不跌反涨。

这样科技强劲的走势让VC很激动,安德森(Marc Andreessen)甚至又写了一篇开疆辟土的长文“是时候撸起袖子大干一场了”。同样打鸡血的当然还有我们的小扎,在财报电话会议上立场也很明确,短期内的受挫没关系,长期会更加强势:

“I've always believed that in times of economic downturn the right thing to do is keep investing in building the future. I believe this for a few reasons. First, when the world changes quickly, people have new needs and that means there are more new things to build. Second, since many big companies will pull back on investments, there are a lot of things that wouldn't otherwise get built that we can help deliver.”

也许疫情对科技带来的最大的改变是打破惯性(inertia)。实验科学里有一个很重要的概念是“自然实验(natural experiment)”,也就是说在没有办法人工干预做实验干预的情况下,依靠自然条件扰动作为假设的“实验干涉”,来观测系统如何反应。疫情是一个巨大的“自然实验”,打破了种种惯性的同时,也许人们会更加愿意尝试新的模式和新的服务。这也就是安德森和小扎所说的“大干一场”的机会和时候。但让人难受的,是这些机会是建立在已经在不断加剧的种种不平等之上,并且牵扯到资产分配重整:裁员、开支调整等等不可避免。

真的是一将功成万骨枯(基层码农瑟瑟发抖)。

一切都是搜索

入职记

这篇文章的起因是曾经因为木遥的《入职记》启发,经过是从博士到第一份正儿八经工作的适应,结果是对公司文化、制度、思维、流程的一些思考。

【利益相关:不牵扯工作具体内容,个人观点不代表公司。】

“一切都是搜索。” 入职第一周,坐在我隔壁的大哥语重心长地跟我讲。

虽然我入职是在Google Geo组,但前几个月似乎所做的一切就是试图明白life of a query,也就是搜索具体是怎么发生的。简单的来说似乎可以参见How Search Works视频,但真实操作起来感觉是在花几个月时间来回答一个恶趣味的面试问题,“在google.com中输入你想要的内容,然后按下回车键,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对于我们组来说,会额外加一条限制,如果这条搜索是关于地理位置的,之后会发生些什么。

每一两周,我总会想起木遥文章里所说的,“基本上每一两周,我就要产生一次「这也太难了」的念头。” 然后又会像他说的那样,“每次产生这个念头的时候,差不多也就是这个难关要攻克的时候”。理解攻克之后,有时候会觉得这样的系统庞杂又精巧,实在是太有意思了。但更多的时候反倒是惊讶于很多部分技术设计的简单,与我脑补的闪闪发光的高级解法完全不一样。经常我在搞懂一部分系统在做什么之后往往会惊叹“这样都行”,真是在博士的时候学的都是什么没用的屠龙之技。

说来也惭愧,这是人生中第一份全职工作。我的实习倒是不少,我总会开玩笑说我是从科技公司家族谱里一路倒着上来的:第一次实习的公司是最年轻的Airbnb,接着是小青年Facebook,然后是最年长的Google。三个公司里有许多相似、平行、继承、和不同。

也许当我们再回头看的时候,2019年12月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因为两位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的离开,但更多的是因为Google所创建的并不只是一个公司,而是公司的文化、制度、思维、流程等等的样板。就像科技战略分析博主Ben Thompson所写的:

“When it comes to company, though, Google is unparalleled. Few tech companies model themselves after Apple or Amazon when it comes to internal processes and culture; Google is the model, or the model for the model. Amazon is too far away, and it sometimes seems as if Apple exists in a parallel universe; it is Google that has long been the true king of Silicon Valley.

One reason for this is that Google, like most Silicon Valley companies, is primarily an Internet company. By that I mean their business is about building services that can in theory serve the entire world. This means thinking about economics in terms of zero marginal costs, thinking about scalability as something that happens exponentially, and thinking about product development as a never-ending iterative process. Google solved most of the challenges surrounding these issues first, and the rest of Silicon Valley followed.”

Larry Page and Sergey Brin Step Down, Why Now?, Google Going Forward, Wednesday, December 4, 2019

小到公司内部的各种链接都简化为“go/xxx”,大到公司的级别和考核流程,亦或是各种技术的流传比如MapReduce等等。Google是那个样板。从Airbnb的air/ links,Facebook的fb/ links,你能看到这些文化和流程随着人才的流动而代代相传和演变。但更加有趣的是,这种演变往往又会蜕化出许多不同,比如Airbnb的设计主导,比如Facebook的社交和数据主导。我觉得最有意思的不同是公司自己的核心产品对公司的文化产生的影响。在Facebook,我有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在内部的Facebook上发帖提问,因为搜索实在是不一定能找到相关的信息。而在Google,我有问题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在内部的搜索工具上搜索,因为大概率上也许能找到这样那样的邮件和文档有相关的信息。

有的时候人们在怀疑Google还是不是过去的那个Google,有的时候怀疑是不是在某些方面落后于最新鲜炙手可热的创业公司。比如,也许没有哪个公司还像Google一样使用电子邮件。可以用Slack,可以用内部版的Facebook,可以用任务管理软件Asana,可以用飞书,只有在Google大家还在用邮件一封一封地回Congratulations! 但在另一方面,搜索所演化出来的一切也令人惊叹,比如Google Photos的搜索功能,再或者我们组所做的要将Geo Search和语音搜索(Google Assistant)结合起来。

语音搜索是一个广阔而没有定义好的领域,有许多人机交互(HCI)的问题需要解决。但面对这一庞大的问题,和庞大的团队,入职了快半年我还是一筹莫展。当我去问公司其他人的时候,却发现这个拥有一些全世界最聪明的人的地方似乎并没有人有一个明确的答案。这令我震惊。然后慢慢意识到,似乎“一切都是搜索”甚至贯穿了整个公司的文化,没有人知道明确的问题、解法和答案是什么,你作为一个员工是需要自己找寻合适的问题和解法,并放手去做就是了。

🔍

Loading more posts…